品评书法 文/骨科 汪淼

2013-9-27   来源:六安世立医院   浏览:197

 

    日落半中已了公家事,归来独掩门手拭浮尘。焚一炉香,烹一盏茗,于青灯黄卷之中凝神注目,悄然走进大师们的艺术殿堂,顿感超凡脱俗,如沐春风,不觉间已入书法长河……
纵览中国书法艺术长河,历朝历代均有大家闪耀,其中有恣肆张扬、不拘一格自成一家者;亦有清贫守道、笔耕不辍集古成今者。自仓颉创字始,殷墟甲骨即以其古雅穆静,自然率意,结构严谨,端庄匀称著称于世。郭沫若先生曾对这出土于安阳地下的龙骨龟甲推崇备至,称其为“殷世之钟、王、颜、柳”。后世临学、研习甲骨文者比比皆是,诸如郭沫若、罗振玉、王国维等先生,均建树甚丰,冠绝当时。继而,金文、钟鼎亦名噪一时,二者以其点画圆匀,章法参差,恣肆精严饮誉千古,长青不改,为镌刻文字之精品力作,实为难得。习者若假以时日,必能握笔于柔转之间,随心所欲,收放自如;诸如邓石如、吴昌硕、赵之谦者,均成大器,为世人所难企及也。篆书起源于始皇,衍生于“书同文”政策之下,相传为秦相李斯所创,其字用笔圆转,字形方长,笔画劲瘦,整齐端庄,省大篆之繁缛,趋简就易,为世所效。习者灿若繁星,不胜枚举,诸如钱坫、吴大徵等等,均傲立于世,流芳千古。两晋之际,社风倡导雅昌、品目,大家辈出,简牍为多,“二王”(王羲之、王献之)应运而生,其字疏放妍妙,居淡灵秀,飘若浮云,矫若惊龙,影响至深至远。
时值大唐,盛世必然造就书法艺术的不朽与传奇。初唐重继承、尚法度,力追晋风之劲美,自六朝遗法蝉蜕而出,涌现出以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薛稷为主流的书法四大家,时尊为“翰墨之冠”。中唐则以求创新,破陈式为己任,于歌舞升平,儒道相融中尽展风姿。张旭、怀素醉酒草书,天马行空,极致狂野。继之,颜真卿一出,纳古法于新意之中,又生新法于古意之外,瘦劲露骨,大气磅礴,尽显大唐英雄本色,泽润披被后世,历代效法,至此不衰。与其齐名者柳公权,一部《玄秘塔碑》体势劲媚,疏朗开阔,下笔斩钉截铁,干净利落,骨骨相连,关节联动,坚强中积攒出绕指之柔,法度中渗溢出灵气之妙。二人各具所长,世人并称其为“颜筋柳骨”。晚唐政局多变,习书作画本为不易之事,然则杨凝式却兼采颜柳之长,上溯二王,侧锋取态,铺毫著力,始成一家,史评其为“唐书之回光”。
自唐而下,宋人尚意,于洒脱中酿就名流无数,譬如以苏轼、黄庭坚、米芾、蔡襄为代表的“宋四家”为宋之书法奇葩,长柱史河。元人尚古,追求典雅古朴、肃穆宁静之境界,独有赵孟頫力搏时潮,回归优雅秀丽,自创赵体,名列四大楷书大家之位。自明至清,书风变化多端,异彩纷呈;唐伯虎、祝枝山、文徵明、徐祯卿以“江南四大才子”之美誉并立书坛,各领风骚。清朝时碑学盛行,书坛人才辈出,八大山人、浓墨宰相、淡墨探花、板桥老人等等皆为当时之大家,虽千姿百态却雅趣独具。推及当代,更是名流多多,不可小觑,如吴昌硕、张大千、于右任、毛泽东、郭沫若、林散之、舒同等,无论哪一家均为书家之佼佼者,尤以毛泽东之草书风骚天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万世未见也。时值当下,如启功、范曾、王学仲、李铎、沈鹏、欧阳中石等皆为书法名家,作品艺术价值亦是甚高,欣赏收藏者其数不可计也。
书罢掩卷,闭目闲思,书法虽为笔墨之事,却可记史、可表意、可递情、可绘世间百态、可传人间冷暖。人生之变化、跌宕、起伏、悲欢、离合、嬉笑怒骂皆可于书法中熔于一炉,化炼成一股啸气、一股万紫千红的精气神,而这股精气神正是中国文人的铮铮铁骨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