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之旅——彰化基督教医院印象 文/重症医学科 李向

2014-5-12   来源:六安世立医院   浏览:24

 

几年前,一次全国的重症医学大会上,会议报告的专家是一位台湾著名学者。当主持人介绍这位专家是一名资深主治医师时,我感到很疑惑,既然是著名学者,又有那么多的社会兼职,怎么职称才是主治医师呢?这个问题直到最近才算解开。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八日,我们一行由十六位科主任组成的六安市立医院首批赴台考察学习的专家组在姚红执行院长带领下,由合肥新桥机场出发,历经两个小时的海峡直飞,顺利踏上台湾这片美丽而又神秘的土地。
接待我们并安排学习考察交流的单位是台湾七大医学中心之一的彰化基督教医院。这是一家有着一百一十八年历史的财团法人医院(台湾医院根据性质分为公立医院、财团法人医院、私立医院和私人诊所,病床数比例分别为18.24%、35.84%、29.99%、15.93%)。是由一家总医院和六家分院组成,总病床数约3700张,员工一万多人。医院精神是“医疗、教育、传道、研究和服务”,其推崇的奉献精神是上级给下级洗脚、下级员工相互洗脚、医护人员为病人洗脚。其宗旨来源于耶稣的原话:“我是你们的主,你们的夫子,我且为你们洗脚,你们当互相洗脚”。该院用这种思想教化员工服务意识,并在临床工作和管理过程中始终贯彻这种思想。
与内地很多单位都有一个十分气派的大门楼不同的是,彰化基督
教医院没有看起来很像样的大门,只有一座高约十余米上书“彰化基督教医院”的纪念碑屹立在医院的正前方。没有围墙和铁珊兰把医院与外界隔离开来,而是医院的急诊科、门诊部直接面对大街。这样即方便病人就医,又让人们真实感觉到医院是社会大家庭的一份子,而不是一个即神秘又令人生畏甚至让人感到晦气的地方。由此可见,台湾的办院理念是真正体现以人为本、以病人为中心、服务至上的思想。
利用课余的两个中午时间,我参观了医院的急诊科和门诊部。彰化基督教总医院的日门急诊病人约在六到七千人次,住院部日住院病人一千六百人次左右。全院员工约四千余人,其中医护人员接近两千人。由此可见其医护人员工作量之大。急诊部大致分三个中心,即创伤中心、疼痛中心和普通急诊。救护车不时出现在急诊科门口。由急诊分拣处到各个急诊中心,人头攒动,病人很多,医护人员和医疗辅助人员、义工等也是川流不息,紧张而有序地忙碌着。但是整个急诊部静悄悄的,几乎听不到人们的说话声,甚至病人的呻吟都很轻。几乎所有的抢救床、推床、观察床、轮椅等急诊病人所在的地方,无论是做检查或是抢救治疗等,都有医护人员和医疗辅助人员或义工在旁边守候或帮助。
对病人隐私的保护是台湾医护人员整个医疗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即便是在急诊部这样看似纷乱的环境下,他们也不会忘了这等事。各种检查和治疗过程中的隐私保护自不必说,甚至为了不暴露病人的痛苦表情,他们都要想出一些办法来掩饰。这才是细微之处见真情!单从这一点看,台湾的医护人员不是把病人当亲人,而是把病人当自己。当然,我们也得知,急诊医护等人员也经常遭受语言暴力,甚至也有殴打医生的事件发生。但是相应的,他们的医生和护士的收入也很可观,并且在医院内基本不与经济指标挂钩,而其他科室的医生收入主要靠完成的业务收入来兑现。顺便说一下,台湾也有“医闹”,只是与内地相比那是相当的轻风细雨。绝大多数是通过法院来解决医疗纠纷,因此,医生要用很多时间到法院去接受质询。
门诊大厅宽敞明亮,各种功能区域分布得当并位置醒目,十分方便病人就医。一些医疗辅助区也井然有序。这些辅助设施包括小商场、快餐店、面包房,甚至还有星巴克这样的咖啡屋。门诊大厅闻不到一丝的药味、来苏味,而是浓浓的咖啡和面包香味。与急诊大厅一样,也是人满为患,就诊的病人很多,但医疗辅助人员也很多。时常可以看到医疗辅助人员在为病人或家属轻声细语的解释什么,或帮他们推送病人,指引路线等。没有看到大厅的墙壁上或电子牌上写有“请勿喧哗”或“静”的字样,但门诊大厅却静悄悄的。即便是小商场等也听不到有大声的说话。
已是中午时分,但各科室的门诊候诊厅仍有相当多的病人在等待就诊,而在他们的脸上并没有看到焦躁不安的表情。每个门诊候诊厅不仅有电视(声音很小,大多数只看字幕)、背景音乐(只播放轻音乐),还有能够满足多数人阅读需要的报纸、期刊和各种书籍的书柜。台湾的门诊每位专家(坐诊的均为主治医师)坐诊时间大概是一整天(这个忘了了解)。如果上午能看完所有挂号病人就下班,否则,什么时候看完病人什么时候下班。
因此,台湾的门诊病人与医师交流的时间可长可短,完全根据病人的需要决定就诊过程。如果病人满意,三两分钟也可以解决问题。我当时去心血管科门诊参观时,已是十三时三十分,共有四个诊室在工作。从诊室的电子牌可以看出,最多的一个诊室挂号八十三人次,最少的也是四十六人次。门诊医师的工作量可见一斑。
学习的最后一天下午,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参观了住院部的病房。由于保护隐私的需要,我们被要求不能进入病房探视。普通病房大概有病床3-4床,床与床之间以及床与病房公用通道之间均用布帘隔开,而使每一个病人有自己独立的空间。医生查房和护士做各种治疗都在这个小小的空间内完成,外人一概不知。病房同样是悄无声息,即使在匆匆忙忙的医生护士中间也夹杂着不少病人家属在病区。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医院的护士站。某病区的病房设计无论是朝四个方向还是两个方向,其护士站都位于中间,而护士站的空间占据整个病区至少有三分之一的部分,感觉相当大气。这大概是在把护士完全还给病人的思想指导下有意识的设计。
参观时,偶尔会听到台湾的同行们之间用“普通话”(他们叫“国语”)在交流。每当听到这样的语言交流时,我并没有置身于台湾之感,而是好像在北京、济南或哈尔滨。
台湾的医师收入月均在新台币三十万左右,相当于人民币五到七万元。医师的收入是底薪加业务收入的提成(台湾称“医师费”)再加上其他的绩效考核。护士的收入相当于医师的六分之一,全台湾基本一致,并且没有奖金,仅岗位差异。台湾的消费水准与六安市差不多,有些方面可能比六安市还便宜一些。所以,相比六安市,台湾的医师收入应该是相当高了。
内地的医师按职称分为医士、医师、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而台湾仅分为医师和主治医师,只是后者还可进一步分为资深主治医师和永久主治医师。因此在彰化基督教医院学习期间,台湾同行们把我们分为主治医师、副主任主治医师和主任主治医师。
一百一十八年前,它仅是一个只有两个医师和一个护士的十分简陋的小诊所。然而创始人兰大卫们秉承着“医疗、教育、传道、研究和服务”的理念一路走来,历经艰辛,克服重重困难,才有了今天的彰化基督教医院——台湾七大医学中心之一。